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相关推荐

租客都哪去了?房屋出租难?

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5月,18个重点城市的租赁交易量环比上涨2.1%,同比上涨52%。但租赁价格并未同步回升,反而低于去年同期。疫情影响下的租赁需求推迟。但总体来看,疫情导致的观念变化,以及经济复苏尚需时日,正在削弱租赁市场的需求规模。疫情会促使“部分租房需求向置业需求转化”。这也影响了市场表现。重点18城5月租赁住房平均成交周期(从首次挂牌到成交)为48.37天,虽比4月有所缩短,但仍比去年延长了9天之多。同时,“今年的4-5月,业主的挂牌价格处于近两年的最低水平”。房租同比出现下降春节后本是租赁市场的传统“旺季”,但因疫情影响,整个2月,租赁市场成交几乎停滞。从3月开始,租赁市场缓慢复苏。由于不同城市对疫情防控的要求不同,市场的复苏进程也不一致。统计的18个重点城市中,15个城市的租赁交易规模在4月出现高点,并在5月环比回落。北京、武汉、南京三城是例外。其中,北京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要地区,防控政策较为严格,租赁需求较其他城市释放延后。5月,这两个城市租赁交易规模环比分别上涨27.28%及25.28%。但总体来看,近期的持续成交并不能弥补需求缺口。在不少城市,今年前5月的租赁交易总规模,仅相当于去年同期的7成到8成。“租赁市场的活跃度与就业环境息息相关。”虽然各大企业都在积极复工复产,但受疫情影响,企业“缩编人才、降低成本”呈常态,失业率呈现上升迹象,这也导致租赁市场的活跃度并不高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4月,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8%,创2018年以来新高。市场上的租赁需求主要分为三类:高校毕业生的租赁需求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以及当地户籍人口的换租需求。其中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占比通常在50%以上,是市场需求的主流。春节后的传统租赁旺季,也主要由这部分需求所推动。疫情的发生,恰恰影响到这部分需求。曹先生说,房子原来的租客就是因疫情而延迟了返京时间,回京后又选择退租。这也使得租赁市场的供需关系出现调整。“多数城市的租金议价空间高于去年同期,租客在租赁交易中能掌握更多主动权。”贝壳研究院指出,5月,全国重点18城业主挂牌价月均价为43.7元/平方米,与4月持平,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%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由于空置期较长,近两个月来,自如、相寓等大型租赁机构,一度下调部分房源的租金。2019年,重点城市租赁房源全年的成交周期是38天左右,其中,旺季一般在30天-40天。今年2月以来,疫情影响使得成交周期一度延长到60天以上,此后有所回落,但5月的成交周期仍然达到48.37天。或加速行业洗牌租赁市场的另一个旺季为每年6月到8月,主要由高校毕业生的需求所推动。其中,由于高峰期尚未到来,6月初的租赁交易通常较为平稳。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6月第一周,重点18城租赁市场成交量环比5月第四周下降5.9%。租金水平为41.7元/平方米,比5月下降4.3%,比去年同期下降5.2%。6月前期租赁市场相对平稳,但随着毕业季的到来,城市之间租金水平会呈现分化态势,毕业季租赁需求增加的城市租金水平会有所回升,其他城市租金上涨动力不足。但目前来看,这一旺季的市场成色如何,也存在一定的疑问。一方面,疫情使得不少高校毕业生的毕业、实习和找工作时间延后;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企业对应届毕业生的需求规模也有可能下降。因此,今年的年中租赁旺季有可能延后,其交易规模较往年也有缩水的可能。如果需求出现缩水,受影响的不仅仅是租金水平,还可能包括整个租赁行业的格局。近年来,“租购并举”的提出,使租赁市场迎来重要的发展契机。但去年以来,行业出现最大规模的洗牌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有53家长租公寓出现经营问题,资金链断裂及跑路的共有45家,被收购的有4家,拖欠或拒付房租的有4家。2019年,长租公寓持续暴雷,各城市虚假房源、群租房等乱象频出,导致租赁市场监管逐渐加强,很多城市成立租赁整顿市场的专项小组。“艰难的生存环境迫使机构采取低租金吸引租户入住,房东为快速出租房屋,也跟随市场被迫降低租金。”租赁行业的利润微薄,盈利模式不明朗。长期以来,多数运营商在亏本运营。新冠疫情及其连带效应,则被认为会持续影响租赁行业。

2020年06月16日 17:54

关于电子记事本,你知道WriteNow吗?

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,人们的环保意识逐步加强,无纸化办公已然成为一种趋势,而纸张也会慢慢被替代。对此,就有人问,手写的记事本未来会被淘汰吗?答案是不会的,虽然纸张会逐渐被替代,逐步演变成智能录入,也就是电子纸质记事本,但是纸质产品有它的仪式与情怀价值,还是有很多人喜欢看纸质书,用记事本,做手账,所以这两者其实各有各的价值,谁也不可替代谁。但是既然说到电子记事本,小编最近发现了一款记事APP超好用,想强烈推荐给各位同样有在手机上记事习惯的小伙伴,虽然它很冷门,但是却简单又好用啊。这个APP叫WriteNow,中文直译过来就是及时记录,设计看似简单,功能却很齐全,该有的都有了,超级好用。比如,WriteNow在使用的时候,不仅仅是记录文字,还可以上传图片或者视频。就拿我异地恋这件事来说,我个人是比较注重记录整理的,所以我每次见面都会把照片和时间记录起来,等到时间久了再去回看真的是满满的回忆和幸福。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在用户体验上,WriteNow的设计是相当人性化的。。除此之外,WriteNow有个很智能化的设计,那就是你可以设置时间提醒,而且关闭了APP之后,只要是设置了时间提醒的事情,它都会自动提醒我们!完全是拯救了我这种容易健忘的人,每次当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做,我都会用WriteNow去记录和设置提醒,再也没有落下过什么重要事情。而且WriteNow可以设置云端存储,用它记录完全不用担心记录的事情会不见,你可以有选择性的把你想要备份的记录存储起来,特别好。

2020年06月04日 11:21

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,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“硬核”逻辑

5月7日晚间,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。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,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,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。公司成立四年以来,已经历6轮融资,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、国科创投、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。4月10日,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。27天后,“初试”答卷出炉。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——详尽细致。问询涉及6大方面、20个问题,从发行人股权结构、主营业务、核心技术、财务信息、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“面纱”。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,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。根据申报材料,陈云霁(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)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,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,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。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,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,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,对公司核心技术、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;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。对此,寒武纪回复称,“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,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。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。”寒武纪还指出,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,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。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、盈利能力关系密切。据招股书介绍,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。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(无晶圆厂),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。2016年起,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,包括1A、1H、1M三款产品。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,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。招股书显示,2017和2018年,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.227万元、1.17亿元,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.95%和99.69%,公司A为主要客户。上交所在二问中,对公司的主要产品、市场竞争状况、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。要求说明,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,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;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,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,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。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,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,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,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。数据显示,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.23%,实现销售收入6,877.12万元;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,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.17%。另外,寒武纪表示,“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,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。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,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。”此外,2018年,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、提成费用收入。2019年以来,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,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,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。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、投入成本高、研发周期长、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,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。在首轮问询中,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,包括存货、应收账款、研发费用、银行理财产品等,共计11问。从披露的信息来看,近三年来,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,体现了“硬核”科创属性,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。数据显示,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.33万元、1.17亿元、4.44亿元;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.19万元、2.4亿元和5.4亿元,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.73%、205.18%、122.32%。累计研发投入达8.13亿元,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.43倍。需要注意的是,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.8亿元、4104万元和11.79亿元;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、1.72亿元、3.76亿元。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,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。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,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科创板已上市企业,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%。2017年~2019年,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.09万元、3,264.44万元、6,460.87万元,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.75%、1.07%和1.38%。此外,截至报告期末,寒武纪货币资金、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。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,寒武纪表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115.79亿元。截至2019年末,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.8亿元、53.95亿元、77亿元。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,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、客户或关联方。不过,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,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,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。寒武纪称,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,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~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。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~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,或仍需30~36亿元资金投入。

2020年05月09日 10:29